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媒体报道
“中国制造”走出去
2017-03-08



访谈时间:2017年3月8日

地点:人民网演播厅

主持人:肖璐欣

摘要:今生今世要为中国人做一片玻璃,让平民百姓用上,用得放心、用得开心。品牌需要秉持“四品”,“一品”是掌门人的人品;“二品”是产品的品;“三品”是品质的品;“四品”是品味的品。

问:这几年您一直都关注着一些什么内容呢?

答:我第一次提案关注的是农村和农业,粮食安全。后面我去调查完以后,发现小微企业有问题,第二次提案是小微企业。第三次提案,我认为应该适当考虑增值税的抵扣项,减轻企业的负担。我这次的提案,主要是想给你们这些年轻人培训,怎么当家长。因为我们这几年在搞教育方面的事情,发现家长把孩子送到寄宿学校,自己不管,孩子是祖国的未来,也是家庭的未来,家长应该负责任把孩子培养好。

 

问:您认为家长应该怎么当家长才算是称职的呢?

答:家长应该把孩子作为重心来对待,首先要关注他身心健康的发展。第二,应该培养他良好的生活习惯,习惯不好就完蛋,早起早睡、刷牙洗脸,都是培养的范围。第三,培养他的情商,叔叔好、阿姨好、哥哥好、姐姐好,要懂得叫,能够和别人打成一片。第四,起码要培养他热爱劳动,帮助父母亲做家务,这是他自己觉得很愿意的事情。现在这些东西都不教,单单靠老师,一个班三四十个学生,一个老师管得过来吗?只是大概的管。

 

问:这些年,您的关注点其实是在发生变化的,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变化呢?

答:我今年已经超过70岁了,这几年准备退休,退休后总要找一份工作做,我就愿意做慈善的,办学校,后来深入学校去调研,发现是这个问题,我认为这个很关键。

 

问:如何振兴实体经济是当前中国经济关注的一个焦点,作为一名实业家,您认为当前实体经济的困境是如何造成的?应该怎么去破解这个困境呢?

答:我认为这里有一个误区,最近“脱虚向实”是热门话题,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是两种概念,虚拟经济之所以虚,就是因为钱从银行户头转到投资者户头,延伸产品或者是股票、证券、基金上面去风险产生的,一会儿可能爆仓,变成亿万富翁,一会儿可能破仓,一转出来就是虚。实体经济从理论上来讲,你用你的现金买了房子,办百货公司或者面包店还是餐饮店、酒店、做房地产,这应该都是算实体经济。这些实体,我倒没有做,办工厂也是实体经济,更准确地说是一产、二产、三产。

现在“脱虚向实”,我的理解,还是在三产里面转来转去。美国是这样定义的,美国在70年代提出去工业化,去工业化就是做三产,就在华尔街发展,在硅谷发展,在好莱坞发展,投到那边去。在2013年,奥巴马总统提出,应该说奥巴马总统2012年就提出来了,2013年大规模地行动,说要恢复制造业大国。美国非常精准地界定是要恢复制造业大国,而不是恢复实体。什么叫实体?我拿钱去买投资经营的,这都叫实体。你让我们表态说,实体有什么困难,我们没有做那个东西,我真的没有关心他们有没有困难。根据我的想象,他们肯定赚的盆满钵满,房地产价格高,不赚钱,怎么价格高。它也是实体经济,应该说现在存在困难的是制造业的问题。

 

问:最近两年“工业4.0、智能工业”这些概念非常火,您怎么看待制造业+互联网的前景呢?

答:工业4.0不是简单的制造业+互联网。应该这样讲,工业4.0在美国人心目中的定位是工业互联网,对物联网来讲,工业4.0是根据欧洲工业化革命开始,蒸汽机的发明带来第一次工业革命,电灯的发明带来电动机、发电机,这是二次工业革命,也就是2.0了。3.0就是美国人后来做的计算机信息集成、PC机这个系统,叫3.0。现在我们提倡在这个基础上应该加互联网和物联网。在制造业里面的事情,我们公司正在推这个事情,因为我去推的前置条件,具备了综合前面三个原因,为什么叫4.0呢?首先有基础。我在中国16个省有31家公司,在国外有9个公司,美国的5个州有工厂。这样的话,如果把智能制造和智能管理两化融合在一起,充分利用大数据,也就是数据共享,各个企业产生数据共享,各个国家设计力量的共享,通过互联网来实现,推动整个管理的升级,这才有好处。

从这里来看,我认为首先是要建立在工业基础上比较发达的地方,就是自动化程度,我们福耀集团有自己知名的品牌,有遍布全球的制造工厂,再加上这个东西以后有效果。如果没有,单单我在网上介绍福耀卖东西的时候,我认为这跟开网店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

问:很多国际上的人认为中国制造虽然价格便宜,但是质量确是让人堪忧。您认为改变中国制造品牌形象,应该从哪些方面入手呢?

答:福耀在全球算是汽车玻璃最大的企业,也是汽车玻璃名牌的产业,为什么呢?因为福耀从一开始,就非常清晰地要为世界做一片玻璃,不懈地努力,不断地追求,这是持高度负责的态度来做产品,我认为首先要培养这种信念,也就是正确的动机,来保证我们目标的实现。

 

问:您在品牌建设方面有哪些经验和感悟可以和大家分享的呢?

答:什么叫品牌?品牌就是人品的品。我认为品牌应该这样解读,第一品是企业负责人、掌门人的人品,人品就是做人好不好,人品好不好。第二品是产品的品,你做的产品是不是迎合社会需求和需要,如果社会不需要,你也白做。第三品是品质的品,品质要稳定,不能一下子做这么大,一下子做这么小,人家无可适从,品质稳定在一条线上,要很规范进行管理不容易,或大或小容易做,但稳定就难,所以品质要稳定。第四,品味的品,也就是文化内涵,你要拿得出登得了台面,经过别人推敲,越品越有味道,越有品位。所以,人品的品、产品的品、品质的品、品味的品。至于这个公司叫什么名字不重要,当然和文化有关系,首先要有内涵,创品牌是这样的。创品牌是花钱买不来了,你想用钱去买,只是一厢情愿而已,人家也不会卖给你,买了你也没有用,去偷也偷不来,一时的事情。真正创品牌要下苦功,人品可以去辅修,产品要去研究,为什么做这个东西,你对这个东西了解多少,你这些东西哪里需要,需要这些人的特色是什么,他的文化内涵是什么,他会希望什么样的人替他服务,做成什么样子才会满意,这就是研究产品的问题。

 

问:福耀集团一直以来是如何坚持做好您刚才说的有“四品”呢?

答:我发誓说今生今世要为中国人做一片玻璃,这个玻璃让达官显贵用上,同时也让平民百姓用上,用得放心,用得开心。这片玻璃要代表中国的水平,在国际上和别人交流,这就是我做一片玻璃总的心愿。既然发誓终生在这个行业上做这个玻璃的话,就会激发我的一种兴趣去研究这些东西。

 

问:随着中国劳动力成本的上升,近些年低端制造业也涌向东南亚等地区转移的趋势,特朗普上台以后,也喊出要重振美国制造业的口号,您认为在制造业这方面,中国应该如何与全球其他地区相竞争?

答:我认为这个话题很重要,导致我们制造业现在竞争力削弱的因素是我们环境要素成本的提升。什么叫环境要素成本呢?劳动力成本、物流成本、材料成本、税费成本和制度性交易成本等等。这些事情上升,跟我们企图追求发展速度有一定关系,我们的速度是增长比较快一点。第二,跟我们国家资源短缺也有关系,比如美国天然气一立方米卖六毛钱人民币左右,我们一立方米要卖二块多,国家也要贴钱。我们的天然气是进口的,进来的成本就是二三块,还要贴管理费用、材料费用,有这些因素隐患。

再加上改革开放过程中,开放做得比较顺畅,改革可能还要进一步加强。没有加强的时候,我们制度性的交易成本,就是这样造成的。因此这些问题都是现实的问题。但是,我认为必须勇敢地去承认它,正确地去研究它,寻找它代替的办法。天无绝人之路,我们还有其他的路。如果这些事情不能引起足够的重视,或者我们没有发现这个问题导致其他问题。如果发现有这些问题的存在,我相信只要我们团结起来,相互理解、信任,共同探索解决问题的办法,我认为这个问题还是可以解决的。

 

问:中国企业在如何走出去的路上,您有哪些经验可以分享呢?

答:福耀1987年注册,但是在注册之前,在1983年,五年我做了小微企业,从小微企业赚了钱。1989年就把玻璃卖到香港去,1995年在美国投资,从一个小微企业发展成为名副其实的跨国集团,很受人家尊重,这到底是怎么做的呢?我们强调走向市场,联手全球市场。我们做一片玻璃,单单卖给中国也没有意思,前面讲过必须代表中国的水平和国际交流,当然在交流当中我也获益。

1997年,我参加人大代表团访俄罗斯,发现俄罗斯这个地方改革虽然乱一点,但是将来有前途。那时候很乱,我们不敢投资。一个公司出钱以他一个人的名义在俄罗斯办公司,实际上是为了了解俄罗斯改革投资的状况。从1997年到2011年,用14年的时间研究俄罗斯,2011年才决定在俄罗斯投资。我是1995年到美国投资,一直延伸到2013年才开始对美国大举投资。你可以看到我做的时候,还是要谨慎、谨慎再谨慎,因为我的外汇赚回来是非常辛苦的,拿出去要拿回来,投资不是做慈善救济的,这是投资,是集团性的事情。因此我建议走出去,要弄清楚出去干什么,拿什么东西出去,是拿资金出去还是拿产品出去,还是拿技术出去,为什么会想去,这都要想清楚。怎么去,坐飞机还是坐火车,还是开船?这些东西,要通过精密的考评以后,认为可行,在这种情况下去还是有风险,但是风险会小一点。

 

问:您给这些企业,如何走出去有什么建议呢?

答:可以去,但要小心谨慎,弄清楚了,再把风险化解到最小。

请填写订阅信息
  • 订阅内容:

    福耀新闻

    福耀视频

    福耀读物